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新闻类>>红色联播>>正文
特稿:八路军南下部队与新四军大会师——纪念刘少奇诞辰120周年(组图)
2018-02-06 08:51:02
作者:王聚英、文清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八路军派部队南下增援新四军,开辟苏北,建立华中总的战略根据地,这是党中央一项重大战略部署。1938年11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出通知:

    兹决定:以胡服(刘少奇化名)、朱瑞、朱理治、彭雪枫、郑位三为中原局委员,以胡服兼中原局书记。所有长江以北河南、湖北、安徽、江苏地区党的工作,概归中原局指导。

    (《刘少奇年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

    刘少奇11月27日抵河南,3月底回延安。1939年9月15日,刘少奇偕同徐海东等40余位军政干部,从延安出发,9月21日到达中原局所在地竹沟镇,10月下旬率中原局机关300余人,向皖东敌后进发,11月4日到达豫皖苏边区指导工作,并传达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关于发展华中的指示精神。

    从1938年底,毛泽东、朱德、刘少奇、王稼祥等,就八路军苏鲁豫支队等部南下有多次电报指示(见《八路军文献》解放军出版社1988年版)。1939年1月,国民党军委会曾严令禁止八路军进入华中,因此上述行动曾经暂缓。(见《八路军文献》第284页)

    1939年5月8日,山东分局电告中央,陇南支队已南下,先后抵苏鲁豫边,向泗县、宿迁一带发展。1939年5月21日,中央书记处指示:八路军今后发展方向是华中,望令685团(属苏鲁豫支队)侦察苏皖边区情况,南与周骏鳴、西与彭雪枫取得联系。1939年6月至1940年3月,中央又就成立苏皖边区军政委员会及建立皖东北根据地等项发出具体指示。

    下面,笔者重点就八路军黄克诚部南下华中的前后过程进行比较详细地介绍。

    一、八路军第344旅与八路军第2纵队的沿革关系,及其部南下华中概述。

    1938年3月,八路军115师344旅由旅长徐海东、政委黄克诚率领,开进晋东南地区,实行一元化领导,黄克诚任太南军政委员会书记,该部成为由八路军总部直接指挥的一支战略机动部队。1938年5月,中央党校军研室主任韩振纪调任344旅参谋长,据相关资料,他在延安时,毛泽东对他讲:“以后准备让你到新四军去。”

1938年晋东南“反九路围攻”胜利后,八路军一一五师第三四四旅旅部部分首长合影。左二为旅政委黄克诚,左四为旅参谋长韩振纪,左三为旅政治部副主任唐亮。左一为旅教导大队长卢绍武,左五为旅政治部民运科长高农斧。

    为实施八路军南下华中的重大战略,八路军第2纵队主力奉中央命令南下,基本为如下几个阶段:

    1、344旅旅部及主力驻扎晋东南,建立政权,坚持粉碎日伪“扫荡”与日伪顽夹击的武装斗争,发展力量;
    2、344旅分兵冀鲁豫,组建冀鲁豫支队,开辟根据地,壮大队伍;
    3、以344旅旅部为领导机关,成立直属于八路军总部的第2纵队,其主力部队先行开赴豫皖苏,与新四军第6支队会师,合编成立八路军第4纵队;  
    4、原第2纵队一部,进军皖东北。该地区我党领导的部队统一整编为八路军第5纵队;
    5、八路军第5纵队在外线津浦路西策应新四军江北指挥部,与新四军第5支队配合开辟淮(海)宝(应)地区,配合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东进。八路军第5纵队奉命驰援黄桥战役,直下淮海、盐阜地区,与新四军大会师。华中八路军新四军总指挥部成立,实现统一领导序列。
    6、刘少奇、陈毅率华中局、华中八路军新四军总指挥部移驻盐城。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军部重新成立,盐城成为当时我党领导华中抗日的中心。

    苏北是我党领导的重要抗日民主根据地之一。在完成开辟苏北重大战略任务的过程中,刘少奇作为中原局(后称华中局)书记,代表中共中央,运筹帷幄,组织协调,统一领导,功勋卓著,载入史册。

    二、八路军第2纵队的组织沿革及其战略使命

    刘震、吴信泉两位老将军回忆:

    八路军总部于1940年1月24日指示黄克诚同志以344旅和冀鲁豫支队等部队组成八路军第2纵队,准备随时南下增援新四军,开辟新的根据地。第2纵队机关和直属队由344旅和直属队编成。左权兼任纵队司令员,黄克诚任政委,杨得志任副司令员,韩振纪任参谋长,崔田民任主任。

    (《新四军三师十旅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第37页,新四军回忆史料-2,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版)

    八路军第2纵队以准备南下华中为中心任务,直接隶属集总序列,统一指挥太南、晋豫边及冀鲁豫地区的部队。纵队成立时,以原344旅旅部为纵队部,正式整编的时间为1940年2月6日,司令部驻在陵川县平城镇秦寨村(现义汉村)。

    八路军第2纵队在人民军队历史上曾有着重要地位,从该部中走出1位开国大将,4位开国上将,12位开国中将。黄克诚,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杨得志,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韩振纪,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崔田民,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在八路军第2纵队部机关工作的还有政治部副主任唐亮(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供给部长傅家选(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供给部政委张希才(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卫生部长张化一(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等。

    八路军第2纵队所属各部队相继改编组成。改编后,344旅番号不变,重新成立旅部,隶属第2纵队建制。

    田守尧(1943年牺牲)旅长在延安学习,韩先楚(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任副旅长、代旅长,唐亮、康志强(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先后任旅政治委员,沈启贤(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任参谋长,吴信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高农斧(1944年病逝)先后任旅政治部主任。344旅所辖第687团原建制未动。第688团和第689团则是重新改编组建的。 

    由688团与晋豫边游击支队编成新1旅,旅长韦杰(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政委唐天际(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时归属第2纵队序列。   

    第2纵队成立后,与老344旅的情况相同,也是分成两部分在不同地区活动的。纵队司令员左权、政委黄克诚和纵队参谋长韩振纪率纵队部、344旅、新1旅等部,在晋东南以及豫北一带活动,指挥所部进行抗日及反顽自卫斗争。

    纵队副司令员杨得志兼冀鲁豫支队司令员、纵队政治部主任兼冀鲁豫支队政委崔田民,及冀鲁豫支队参谋长卢绍武(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仍在冀鲁豫,率冀鲁豫支队在那一带活动。这种局面1持续了约两个月,其间,杨得志、崔田民也曾率部回晋东南休整。

    太南区的晋东南一带,是太北、太岳、冀南和冀西的中枢地带,这里有不少八路军部队,早已形成重要的抗日根据地,日、伪、顽都企图占取这个地区。在晋东南,前期已经形成了八路军前敌总指挥部,朱德、彭德怀、左权等首长经常在这一地区领导斗争。

    就在日军围困太南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的同时,蒋介石令庞炳勋(后与孙殿英部投日敌)40军、晋军孙楚部独8旅及范汉杰27军一部,在晋东南高平、长子、壶关等地修筑堡垒,渐次推进,包围、进逼八路军第2纵队。

    在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部研究对敌斗争策略的在会上,有同志建议先集中兵力打一下,以争取主动。左权认为:打击主要是教育他们和动员民众抗日。黄克诚认为:若与顽军决战,最好首先争取政治更大的主动。韩振纪也提出先走一走,以寻找更为有利的时机。会后,左、黄遂向彭德怀建议:将晋城、高平经陵川到林县的一条大道让开,避开与我决战之敌的主力,将我军主力分散活动。

    顽军朱怀冰、石友三等部不抗日,多次袭击八路军驻地,杀害八路军指战员。经过再三努力协调无效,集总首长不得已部署自卫反击:先打石友三,再打朱怀冰,争取其他各部中立。1940年3月4日,八路军在冀南出动20多个团,分成5路展开反击作战,到11日,共毙、俘石友三部3600多人,其残部逃过陇海线。

    一贯坚持反共、搞磨擦的国民党第97军军长朱怀冰率所部开往邢台、内丘以西,在武安、涉县公路以南,漳河以北构筑碉堡数百座,破坏抗日民主政权,多次进攻我抗日武装,杀害我指战员,阻截我后勤补给线。在这种情况下,我军被迫反击。3月5日,18集团军总部发起磁(县)武(安)涉(县)林(县)战役,朱怀冰第97军不堪一击,被歼灭万余人,包括某师参谋长在内的军多名官被俘。

    这时,左权、黄克诚和纵队参谋长韩振纪率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部驻在平顺县西沟村,指挥344旅、山西新军决死第3纵队等部,在壶关、陵川地区,牵制长治以南的国民党顽军。左权、黄克诚和韩振纪率八路军第2纵队在林县回击进犯的鹿钟麟部,但为了维持国共合作的关系,最终放了他一马。

    1940年3月14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中央军委致电朱德、彭德怀、杨尚昆、刘伯承、邓小平、左权、黄克诚、陈光、罗荣桓、徐向前、朱瑞:

    甲、反磨擦斗争必须注意自卫原则。不应超出自卫范围。如果超出这个范围,则对全国的影响和统一战线是很不利的,尤其对中央军应注意此点,因国共合作就是同中央军的合作。乙、目前山西、河北的反磨擦斗争即需告一段落,不应再行发展。
    《八路军文献第485页》)

    为达到教育和争取国民党顽固势力,巩固抗日成果的目的,在政治主动的形势下,左权、黄克诚、杨得志指挥八路军第2纵队配合陈赓太岳军区部队(包括386旅、决死1纵队、特务团等)进行自卫,给破坏抗日的反动武装予以打击,收复部分失地。

    3月18日,左、黄首长及纵队参谋长韩振纪指挥八路军第2纵队所辖之344旅,全歼来犯的反共急先锋顽军晋东南行署主任孙楚部独8旅第13团,俘该团团长以下200余人。孙楚部锐气大伤,退往晋西。自此,八路军第2纵队在晋东南稳定下来,集中兵力进行大面积迂回,对驻扎在该地区的日军第36师团进行分割打击,使其难以互相策应,一次又一次粉碎了日军的“扫荡”。

    为了避免发生进一步的磨擦,朱德、彭德怀电示:八路军第2纵队和第129师一部,主动北撤至平顺、漳河之线。八路军与卫立煌谈判,议定临屯公路及长治、平顺、磁县以南为国民党军防区,以北为八路军防区。

    三、冀鲁豫会师

    1940年4月1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目前华北、华中军事方针作出指示:

    我八路军有抽调足够力量南下华中增援新四军,打退反动派进攻,消灭投降反共势力,建立新的伟大抗日根据地之任务。此根据地以淮河以北、淮南铁路以东、长江以北、渤[大]海以西为范围。其指挥人员与兵力配备由朱、彭总[统]筹之。其到达时间分为3期,第1期须有一个主力团以急行军于一个月内外到皖东;第2期为344旅须有两个月内到淮河附近;第3期须有相当大的兵力(不少于3.5万人)于三个月内外到达苏北扬州附近。第1、第2、第3期兵力总数共须4万至5万人,方能完成此紧急伟大任务。
    (《八路军文献》第491页)

    1940年4月17日,中央电示:
新2旅及344旅共1.2万人,由太行出发,在冀鲁豫边界设法消灭石友三部后,准备随时调往陇海路南,配合彭雪枫部行动。

    (黄克诚:《新四军第3师的战斗历程和苏北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新四军回忆史料》第2卷第1页)

    1940年4月中旬,左权调回集总,专任副参谋长,不再兼任第2纵队司令员。1942年5月,左权在山西辽县麻田指挥对日军作战中,壮烈牺牲,年仅37岁。经过调整,八路军第2纵队的领导成员为:政治委员黄克诚,副司令员、代司令员杨得志,参谋长韩振纪,政治部主任崔田民、副主任唐亮。

    4月中旬,奉中央军委命令,黄克诚、韩振纪率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部、直属队和教导营为一路,韩先楚、康志强、吴信泉率第2纵队下属的344旅为另一路,跨过平汉铁路,与杨得志率领的冀鲁豫支队等部会合。华北抗日民军第1旅也随黄、韩到冀鲁豫。韦杰、唐天际率新1旅在太行山坚持斗争,不久归属八路军129师建制。

    黄克诚、韩振纪率纵直等部,经过急行军,夜里到达离永年县城西北30多里的辛寨村宿营。部队刚驻下,驻守永年县城的日军调集沙河、永年、平乡、鸡泽等县兵力就包围上来。部队来不及转移,敌人的进攻就开始了。黄克诚、韩振纪率领纵队机关、教导营和警卫连,固守寨墙、房屋,与敌人展开激战。日寇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发动了多次进攻,均被我军击退。

    担任警卫任务的教导营装备很差,轻重机枪仅有几挺,步枪多是太原造、汉阳造老套筒,有的枪支仅打了两三发子弹就炸膛,没打敌人先把自己伤了,还有的枪栓拉不开,要用脚丫子蹬。战士们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顽强和敌战斗,从清晨打到黄昏,打退日寇多次进攻。

    傍晚,日寇突然向村内施放瓦斯毒气弹,我军当即有不少干部、战士中毒,黄克诚政委也中毒昏倒在地。韩振纪一边命令教导营的战士们把毛巾用尿浸湿,围住口鼻,一边指挥部队阻击敌人的进攻。黄克诚被抢救醒来后,继续指挥部队,迎击敌人新的冲锋。天黑以后,日军害怕八路军有增援部队赶来,撤回永年县城。

    辛寨战斗,是八路军第2纵队从山区来到平原后的第一仗,毙伤日军300多人,我教导营有20名学员和1名政治指导员阵亡。

    晚9时,黄克诚命令部队撤出辛寨。为防敌人报复,还通知当地村民随部队撤离。第二天,日军进村,放火烧毁了整个村庄。

    黄克诚、韩振纪率部队离开永年县境,在敌伪据点中迂回前进,由大名、楚旺之间渡过卫河,穿过内黄,于4月底进入濮阳地区,与杨得志代司令员率领的冀鲁豫支队会师。原中共太南区委员会书记张玺随344旅也来到冀鲁豫边区。

    这时,中共冀鲁豫边区委员会正在举行成立大会,同时热情欢迎和慰劳八路军第2纵队司令部及主力的到来。黄克诚、韩振纪与杨得志、崔田民等老战友见面特别高兴。杨得志把黄克诚、韩振纪等一一介绍给参加边区党委成立大会的干部们。在会上,黄克诚传达了中共中央关于解决目前困扰民族统一战线中有关策略问题的指示。中央原定王从吾任冀鲁豫边区党委书记,张玺任副书记,因王从吾赴延安学习未到任,张玺任书记。

    冀鲁豫边区位于河北、山东、河南三省交界处,连接太行、鲁西、华中抗日根据地,辖18个县,村镇万余,约200万人口。

    据《黄克诚自述》(第165页)及《黄克诚1986年2月19日给中共河南省委党史征编委专门函复》(《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第1卷第200页,中共河南省委党史资料征集编纂委员会,河南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

    我自太行山区率部进入冀鲁豫与杨得志同志会合后,即以八路军第2纵队政委任兼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和政委、冀鲁豫军区军政委员会书记。

    《中国共产党组织史资料》(中组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馆、中央档案馆编,中共党史出版社2000年版)第3卷第639页:

    冀鲁豫军区:司令员黄克诚(兼)(1940.4-6)、杨得志(兼)(1940.6-1941.6),政委黄克诚(兼)(1940.4-6)、崔田民(兼)(1940.6-1941.6),参谋长韩振纪(兼)(1940.4-6)、卢绍武(1940.6-1941.6),政治部主任崔田民(1940.4)、唐亮(1940.6-1941.6)。

    冀鲁豫会师不久,部队又一次进行改编。据《黄克诚自述》、《张池明将军•自述》(中共党史出版社2001年版),及刘震、吴信泉:《新四军三师十旅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冀鲁豫抗日根据地》(第1卷)及《八路军•表册》等资料介绍,八路军第2纵队兼冀鲁豫军区下辖:

    新2旅,由冀鲁豫支队第1、第2、第3大队编成,下辖第4、第5、第6团。旅长田守尧在延安学习,先由杨得志兼了一段(该旅南下后即不兼),崔田民兼政治委员,该旅南下后,吴信泉任政委,副旅长常玉清(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参谋长卢绍武(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政治部主任李雪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新3旅,由豫北独立支队和冀鲁豫支队的豫北大队编成,辖第7、第8、第9团,旅长韩先楚,政治委员谭甫仁(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副旅长赵基梅(1947年病故),参谋长李星三(1945年牺牲);

    344旅,由687团、688团、689团编成,韩先楚副旅长曾代理旅长,改编后,旅长为刘震,政治委员康志强,参谋长沈启贤,政治部主任高农斧(1944年病故);

    民军第1旅,辖第1、第2团,旅长朱程(1943年牺牲)、政委闻允志(1940年牺牲);

    新1旅(旅长韦杰、政委唐天际)、决死3纵队(司令员戎子和、政委董天知)留太行山,此时仍属八路军第2纵队建制。

    据1940年4月《冀鲁豫边区的概况》(摘自军事科学院卷宗),八路军第2纵队兼冀鲁豫军区还辖3个军分区,分别由新2旅、新3旅及民军第1旅兼。

    据黄克诚:《挺进华中敌后,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一文,八路军第2纵队还一度指挥属于第3纵队建制的南进支队,司令员赵承金(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政委谭冠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该支队辖回民支队、16团、21团。据《张池明将军》及《杨得志在1960年7月2日接受济南军区战史编辑室访问时的记录》(军事科学院图书资料馆),赵基梅、谭甫仁支队是豫北独立支队,与赵承金、谭冠三的南进支队虽都称赵谭支队,都到过冀鲁豫,却不是一支部队。

    这时,八路军第2纵队兵力共两万余人。

    四、打掉“拦路虎”

    早在1938年9月至1940年2月,彭雪枫、张震、肖望东、吴芝圃领导的新四军第6支队开辟豫皖苏边区抗日根据地。1940年3月,蒋介石密令李品仙和韩德勤向华中新四军发动攻击,该部受到很大的压力。

    4月17日,中央电示:

    “新2旅及344旅共1.2万人,由太行出发,在冀鲁豫边界设法消灭石友三部后,准备随时调往陇海路南,配合彭雪枫部行动。”

    (黄克诚:《新四军第三师的战斗历程和苏北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

    中央多次电示黄克诚部南下,1940年5月5日,毛泽东、王稼祥致电彭德怀、黄克诚、陈毅、罗炳辉、彭雪枫、胡服(注:刘少奇在华中的化名)(摘录):

    华北敌占领区日益扩大,我之斗争日益艰苦,不入华中不能生存。在可能发生全国性的突变时,我军决不能限死在黄河以北不入中原。故华中是我最重要的生命线

    黄(克诚)率344旅在现地休整,并与胡服、雪枫取得电台联络后,应遵朱(注:朱德)、彭(注:德怀)令开入淮河北岸,胡服己先至该地等候,该旅到达后,即听胡服意见部署兵力布置工作。彭(注:明治)吴(注:法宪)支队亦听胡服、克诚意见,向苏北出动,从徐州附近逐步南进,先占盐城、宝应以北各县。344旅与彭吴支队南下口号,仍是救援新四军与配合友军抗日,如届时李品仙己撤退进攻皖东部队,并恢复立煌办事处,释放张夫人(注:新四军江北指挥部指挥张云逸的夫人韩碧,被当地国民党保安团扣留)及一切被捕共产党员,退回军款,则我军暂时可不开入淮南,第一步以盐城、宝应、蚌埠、蒙城为界。如韩、李来攻,则消灭之;如韩、李愿让该线以北为我防区,则暂时妥协之。如彭吴兵力不足,则344旅协助之。唯整个苏北、皖东、淮北为我必争之地。凡扬子江以北,淮南路以东,淮河以北,开封以东,陇海路以南,大海以西,统须在一年以内造成民主的抗日根据地。
    (《新四军文献》第1卷第683页)

    上述电报中仍称黄克诚所部为“344旅”,实际是指八路军第2纵队南下部队,南下的部队还有新2旅等部。5月6日,彭雪枫致电彭德怀等:请速令344旅南下增援。(《新四军文献》第685页)

    这时,国民党顽军石友三勾结日敌,封锁陇海路,成为八路军第2纵队南下的拦路虎。5月15日,黄克诚、杨得志在参谋长韩振纪协助下,指挥新2旅、新3旅、344旅和赵承金、谭冠三支队,向石友三部发起进攻,仅用两天时间,歼顽军2000多人,俘500多人,缴获一批武器装备。《刘震回忆录》记述:

    反顽战役后,新2旅、新3旅返回黄河以北,我344旅集结于东明、曹县一带,准备南下向华中挺进。

    五、八路军第2纵队分兵南下

    《黄克诚自述》(第165页)记述:

    5月下旬,344旅(辖第687、688、689团)在旅长刘震、政治委员康志强率领下先头出发,我与第2纵队参谋长韩振纪率纵队部、教导营及新2旅于6月初出发。新2旅(辖第4、第5、第6团)旅长田守尧在延安学习尚未到职,由该旅政治委员吴信泉、副旅长常玉清带领。行进途中,杨得志来电说留在冀鲁豫的主力部队不足,提出从南进部队中调回一个主力营。我接电报后,即从新2旅抽出一个主力团(第4团)调回冀鲁豫。

    刘震、吴信泉两位老将军著文《新四军三师十旅在抗日战争中发展壮大》,较详细、清淅地记述了这一过程:

    第1梯队由刘震、康志强率344旅687团、689团和新2旅6团,于5月中旬从定陶出发,从黄道口越过陇海路,6月下旬分两批进到新兴集与新四军第6支队会师,并在油张集击退日军400余人的进攻,歼敌150余人。6月上旬,开封日军万余人向冀鲁豫进行大“扫荡”。我第2梯队由吴信泉率新2旅4团、5团和344旅688团,适时跳出敌人包围圈,进到范县东南郓县以北地区。第二天拂晓,黄克诚、韩振纪率教导营、警卫连与新2旅会合,从韩城[郓城?]以北经巨野金乡南下。这时杨得志来电,要求将新2旅4团留下,并将新2旅参谋长卢绍武留下任2纵队参谋长。黄、韩同意了杨的意见。于是卢绍武率4团中途返回,黄、韩率部继续南下。
    (《新四军回忆史料》第2卷第38页)

    从此,八路军第2纵队又一次分兵两部,黄克诚、韩振纪率1.2万余人先行南下,杨得志、崔田民、卢绍武另率一部暂留守冀鲁豫,两部都称八路军第2纵队。从中央前后的有关电文来看,这次分兵,在黄克诚、韩振纪率部南下之初这一阶段仍然是八路军第2纵队的统一战略行动,为以后的会合作准备。

    1940年5月中下旬,刘震、康志强部最先出发,在江苏省肖县瓦子口,与从河南省永城前来拦阻的日军400余人遭遇。当时,纵司有两种意见,一种是应以南下任务为重,宜避之而进。韩振纪建议:既敌扰,不打则不进。黄克诚命令刘震和康志强率344旅与敌激战一个下午,毙伤日军百余人。刘震、康志强部于6月9日穿过陇海铁路日军封锁线,在永城、肖县间集结。

    6月初,黄克诚、韩振纪率第2纵队纵队部(含教导营)出发,在新2旅吴信泉政委率部掩护下突围南下。

    这时的八路军第2纵队机关只有二三十人,例如卫生部,仅有集总调来的张化一,人称“一把手”。部队先后到达陇海铁路附近,敌人大队人马渐近,为尽快摆脱敌人追击,黄克诚命令部队急行军,不得于途中耽误。

    夜里,部队行进到距离铁路不远处。黄克诚命令各单位每人束紧绑腿,右臂拴白毛巾为记,不准有任何响声。越过陇海铁路后,部队一夜强行军近百里,于拂晓在路南数十里的张圩子(一说张大屯)宿营。

    后卫营(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17师师史》介绍为688团2营)营长疏于检查,宿营后,警戒哨兵睡着了。就在这此时,日伪军300余人包围了张圩子。吴信泉指挥新2旅主力及时赶到,经两小时激战,掩护纵队机关撤离。张圩子一战,纵队机关有伤亡。后卫营是由地方武装改编的,曾一再出问题,查明情况后,纵队部决定将该营营长予以军法惩处。此战,毙伤敌人150余人,我部也伤亡80余人。

    部队经过艰苦行军,路上几次遭遇敌人阻截,黄克诚命令各部队,不与敌纠缠,就近消灭小股前来骚扰的日伪军,速战速决,边打边前进。

    六、豫皖苏会师

    《赖传珠将军日记》(军事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摘录:

    6月9日,我344旅3个团已到彭(雪枫)部。

    这里说的是八路军第2纵队的先头部队刘震、康志强旅。1940年6月9日,刘震、康志强率344旅先行至豫皖苏新四军第6支队驻地,这应当是八路军与新四军的第一次会师。

    《赖传珠将军日记》摘录:

    6月14日,找胡(炳云)、田(维扬)大队谈115师编制及老底子的情形。

    胡炳云(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时任八路军115师苏鲁豫支队第1大队大队长,田维扬(原名田文扬,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为该大队政治委员。

    1940年6月20日上午,黄克诚、韩振纪率八路军第2纵队纵直,吴信泉率新2旅,抵达位于淮北平原的安徽省涡阳县新兴集。这里是彭雪枫的新四军第6支队司令部驻地。

    据老同志们回忆,当时,彭雪枫司令员带领新四军6支队的干部、战士们等候在新兴集外面的大路上。当八路军同志们走近的时候,彭雪枫骑着马迎了上来,和他在一起的还有早些天抵达这里的八路军第2纵队344旅旅长刘震和政委康志强。这时,新四军战士们高呼口号:“向八路军老大哥学习!”八路军的战士们也高呼口号:“向新四军的同志们致敬!”

    黄克诚在前,韩振纪紧跟着策马急驰,到了跟前,大家几乎同时跳下马来。彭雪枫一手拉着黄克诚,一手挽着韩振纪,激动地走到前来欢迎的新四军6支队指战员面前,顿时欢呼声、口号声四起。这次会师,一些久未见面的战友又聚在一起,新四军第6支队张震参谋长和吴信泉是平江县同一个镇子的老乡,参加红军后都曾经在红3军团并肩作战,两人见了面,高兴得不得了,一起聊了好久。

    这一天,新兴集的大街小巷贴满了红色标语,民兵、农协会和儿童团都来欢迎。八路军第2纵队指战员们都忘记了长途跋涉的疲劳,精神抖擞地走在街上。

    会师大会后,彭雪枫准备了大盆的红烧肉,招待八路军第2纵队的指战员。经过大半个月的昼夜行军,大家好些日子没吃上一顿正经饭,都瘦得不像样子了,这次会餐令人难忘。

    会餐后,6支队拂晓剧团演出慰问。两支部队的团以上干部顾不得休息,就到6支队司令部开会。彭雪枫向八路军第2纵队的同志介绍了6支队和豫皖苏边区的情况。黄克诚传达了中央关于八路军第2纵队南下支援新四军的指示,以及太南、冀鲁豫地区的抗日斗争的形势。韩振纪介绍了部队南下过程中的一些具体情况。

    6月27日,毛泽东、王稼祥、朱德致电雪枫、胡服并告集总、陈(光)、罗(荣桓):

    (一)同意彭、黄两部合编为纵队,以雪枫为司令,黄克诚为政委。活动于津浦路西、陇海路南,以对日寇作战,巩固豫皖根据地,扩大与整训部队为中心任务。
    (二)彭雪枫部,对外仍旧保存新四军第6支队名义,黄克诚[部]不必改新四军。
    (三)请陈(陈光)、罗(荣桓)令彭(明治)朱(涤新)支队到徐州以东南下,活动于津浦[路]东地区。彭、黄应设法抽调一部兵力过津浦路东,帮助苏北发展,俟彭朱支队到达后,苏北部队再行合编,成一八路军纵队。军政负责人选,再电商。
    (四)华中确应成立统一的指挥部,但只有大会后才能设法。现在华中部队归胡服指挥,苏北、淮北部队,可归彭(注:雪枫)、黄(注:克诚)指挥。
    军委毛(泽东)、(王稼祥)、朱(德)
    感酉
        (《新四军文献》第1卷第686页)

    彭朱支队即八路军115师苏鲁豫支队,支队长彭明治,副支队长梁兴初,支队政委原为吴法宪,后吴改任支队政治部主任,政委由朱涤新担任,彭吴支队遂改称彭朱支队。

    彭雪枫、黄克诚两部遵令合编,称八路军第4纵队,原新四军第6支队指挥机关改为纵队机关。张震任参谋长,肖望东任政治部主任。第4纵队下辖第2、第4、第5、第6旅,共9个团1.7万余人(其中原第2纵队1.2万人)。原第2纵队的新2旅改称第2旅,原第344旅改称第4旅。刘震、吴信泉、康志强、孔石泉(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滕海清(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饶子健(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赖毅(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谭友林(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都是八路军第4纵队各旅的主要领导干部。

    据当时彭雪枫给中央报告中说“克诚带干部不多,据情况予以调剂。”《张震回忆录》(第172页)记述:

    此外,还有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负责领导和指挥地方武装,开始由我兼任司令员,吴芝圃兼任政治委员,后由八路军第2纵队参谋长韩振纪任司令员。

    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部是在八路军第4纵队成立后组建的,下辖:萧县抗敌总队,宿县、永城、睢杞太3个独立团及亳北独立大队,约5个团的队伍。这是一支地方武装,其构成、来源都十分复杂,韩振纪担任这个保安司令的时间很短,不久就随黄克诚进入皖东北地区。耿蕴斋接任豫皖苏边区保安司令,此人在历史上一贯动摇,1940年10月,他与手下两个团长带兵叛变投顽。不久,彭雪枫部与国民党顽固派的反“磨擦”斗争失利,与主要地方政权机构退出豫皖苏,这个保安司令部也就不存在了。

    七、挺进皖东北

    皖东北是苏皖区的一部分,是豫皖苏通往苏北的门户,这一地区很早就有党组织,曾有过中共皖东北工委、皖东北特委等机构,苏皖区党委亦按中共山东分局指示开展工作。在黄克诚、韩振纪率部到达此地之前,郑位三、彭雪枫、罗炳辉等都参加过这一地区的开辟工作,八路军115师苏鲁豫支队先前已派部队向皖东北地区渗透,张爱萍由豫皖苏边区彭雪枫派入皖东北,和国民党安徽第6区专员盛子瑾搞统战,成立了八路军、新四军驻皖东北办事处,组建新四军第6支队第4总队。为皖东北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创立,很多同志先后作出了牺牲和贡献。

    江华在其回忆录中写了他在该区域活动(摘要):

    1939年9月,山东分局和山东纵队决定成立八路军苏皖纵队,由江华任司令员兼政委,并任皖东北军政委员会书记,统一指挥在那里的部队,开辟新的根据地。陇海南进支队,司令员兼政委钟辉,后韦国清任政委;苏鲁支队,司令员张光中,政委李乐平,主要活动在陇海路以北的徐州、枣庄、邳县一带地区;115师胡炳云、田文扬(注:田维扬)大队(团)和孙象涵及运河汤三团等地方部队。江华率苏皖纵队3个团活动于津浦路东、陇海路以南、运河以西、淮河以北的苏北、皖东北地区。

    1940年4月下旬,胡服(刘少奇)北渡淮河,到皖东北视察指导工作,成立新的皖东北军政委员会,刘瑞龙为书记,金明、江华、张爱萍、田维扬等为委员。据刘瑞龙回忆:胡服这次来,为皖东北地区各部队之间的团结、统一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胡服审时度势,于1940年6月6日向中央报告:

    我在皖东北之部队,系统指挥不统一,内部外部情况均复杂,请中央及朱、彭令黄克诚同志速来苏皖地区统一指挥,任军区司令。如能多带兵力来为更好,否则不能完成任务。
    (黄克诚:《新四军第三师的战斗历程和苏北根据地的创建与发展》)

    在彭、黄两部合编的同时,中央要黄部去苏北的战略计划并未变动,彭部对外依旧保留新四军第6支队的名义,黄部不改新四军。1940年6月29日,中原局书记胡服等致电彭雪枫、黄克诚等:

    两部合编后,订出两星期的整训计划。准备20天复派3个团过津浦路东活动,其余部队除坚持原有根据地外,分向怀远及淮阳以北两个方向活动。
    (《新四军文献》第1卷第687页)

    两部会师以后向哪个方向行动?胡服、彭雪枫、黄克诚向中央、集总和中原局发过多次电报陈述意见,进行讨论。当时,彭雪枫的想法是让黄克诚部留豫皖苏边区,加强抗日力量。

|<< << < 1 2 3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周恩来精神研讨会暨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在京隆重举行(组图)
·下一篇:无
·特稿:周恩来精神研讨会暨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在京隆重举行(组图)
·特稿:北京爱云裳残疾人艺术团在新时代知青春晚上隆重登场(组图)
·特稿:延安延水情公益促进会2018新春联谊会在京隆重举行(组图)
·特稿: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研讨会在京召开(组图)
·特稿: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研讨会在京召开(组图)
·特稿: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2018年新春团拜会专家阐释新时代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和强军思想
·特稿: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2018年新春团拜会专家阐释新时代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和强军思想
·特稿:喜迎春节:扎兰屯市城乡小朋友颂歌祖国、弘扬传统文化(组图)
·特稿:广东南雄“中共五岭地委、粤赣湘边人民解放总队”旧址修复竣工 广州市东江纵队研
·特稿:四野十纵(47军)北京地区后代举行2018年新春团拜会(组图)
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
八路军南下部队与新四军大会师——纪念刘少奇诞辰12
王聚英、文清:八路军南下部队与新四军大会师——纪
特稿:八路军南下部队与新四军大会师——纪念刘少奇
陈龙狮:周恩来精神研讨会暨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在
特稿:周恩来精神研讨会暨纪念周恩来诞辰120周年在京
陈龙狮:北京爱云裳残疾人艺术团在新时代知青春晚上
特稿:北京爱云裳残疾人艺术团在新时代知青春晚上隆
陈龙狮:延安延水情公益促进会2018新春联谊会在京隆
特稿:延安延水情公益促进会2018新春联谊会在京隆重
特稿: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研讨会在京召开(组
特稿:图说谁参加了叶选宁的遗体告别(组图)
特稿:痛悼李昭 怀念耀邦——李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稿:深切怀念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组图)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特稿: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
特稿: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
特稿:2015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2016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粟裕大将夫人楚青遗体送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李讷携家人来毛主席纪念堂深情怀念毛主席(组图
特稿:“情满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首次来到
特稿:开国中将陈先瑞夫人王彦同志在京逝世(组图
特稿:贺晓明、林炎志等晋绥革命后代赴兴县迎17名
特稿:毛泽东亲属赴朝鲜祭奠志愿军烈士(组图)
特稿: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在京病逝(组图)
特稿:高波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湖北红安举行开国上将王建安诞辰110周年纪念
特稿:季振同黄中岳冤案始末(组图)
特稿:红西路军后代2017年新春团拜会(组图)
特稿:《共和国将帅肖像油画集》及画像赠送仪式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邮箱:js88@vip.sina.com
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0340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
我要啦免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