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资料类>>英模事迹>>正文
周淑玲:东北抗联“花木兰”
2011-09-19 16:08:4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毕玉才 本报特约记者 刘 勇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论坛 【收藏】 E-mail推荐:

抗联时期的周淑玲

 

周淑玲老人向记者讲述当年峥嵘岁月。刘勇摄

 

9月17日,辽宁省沈阳市九一八事变发生80周年纪念活动正在紧张准备。 

 


  在沈阳城区东北部,沿崇山东路一北一南,分布着两处历史文化遗迹:一处是日军悍然发动侵略战争、中华民族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的北大营;一处是审判过日本战犯、后来改做北陵电影院的军事法庭。两处遗迹相距不到3公里,但是,从抗战开始到抗战胜利,东北人民经历了艰苦卓绝的14年。

  “为了打日寇、斗敌伪,我们家祖孙三代,有7个人被害和牺牲。”9月16日,经过辽宁边防沈阳检查站党委书记、站长周延牵线,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和平区桂林街的一栋普通住宅,爬上5楼,敲响东侧的房门,见到了东北抗联老战士、人称“军中花木兰”的周淑玲老人。老人虽然已经93岁高龄,但身体硬朗、思路清晰、目光如炬。采访从老人一家的遭遇说起,悲壮、传奇。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东北军广大士兵义愤填膺,摩拳擦掌,纷纷要求与日寇决一死战,有的还流着泪找到营长、团长,要开往前线消灭日寇。但蒋介石就是不抵抗,竟然训诫东北各地驻军“不抵抗,即使勒令缴械,占入营房,均可听其自便”,致使东北大好河山很快落入日寇铁蹄之下。后来听说日寇不过一两万人,而东北军有20余万人。东北军将士怒不可遏,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东北军张作相部有一个排长叫李铭顺,以准备出早操为名,将全排士兵集合起来,拉着队伍出了村,深入到完达山与三江平原交界地区,举起了抗日的大旗。“这个人后来成了我的丈夫。”周淑玲手抚着发黄的老照片,往事历历浮现在眼前。“我的家在黑龙江省宝清县三道河子,是一个偏僻的小村,但也没能逃脱日寇的洗劫。我亲眼看见日本侵略者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以,一家人都成了抗联的忠实拥护者,我们家成了抗日队伍的地下联络点。”老人打开话匣子,谈起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

  “那年秋天,我看到三叔从外面扛回来一个大麻袋,放在了房子顶棚上。三叔一走,日本鬼子的讨伐队就来了。他们把四叔吊起来用鞭子打,灌辣椒水,用子弹钻手指缝,他们还哇啦哇啦叫着什么。那时我才14岁,猛然间想起了房顶的麻袋,爬上顶棚打开一看,里面全是炸药、手榴弹和抗联的红袖标。我连拖带拽把麻袋弄到屋后,藏了起来。日本鬼子一无所获,左右开弓打了我两个耳光,空着手灰溜溜地走了。后来这些弹药悄悄运到了抗联32团,在战场上开了花。”

  “从那以后,我成了抗联的小侦察员。因为我是个小女孩,敌人也不太注意我,我的主要任务就是侦察、搜集情报。有年冬天,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发现10多辆黄绿色的军车,车队是运送被服、弹药补给的。这可是抗联最需要的东西,我连夜将情况报告给了抗联,部队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击毙了20多个敌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周淑玲老人激动地讲着,脸上充满了自豪。突然,老人面色一沉,说:“后来,敌人对我们家乡进行了大扫荡,把我家的房子都烧了,四处抓捕我。没办法,我只好假装出家,躲进了宝清城。”

  一年多以后,在叔叔的接应下,她走了三天三夜,来到了抗联第三军,后被任命为三军四师卫生队队长,并结识了三军四师32团团长李铭顺。

  “1938年11月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卫生队里忙活,师长的警卫员叫我到师长那里去。我穿着一件从鬼子手中缴来的黄呢大衣,戴一顶日本帽,头发还没长长。进屋一看,好几个首长都在屋当中,靠炕沿坐着一个大个子,身材魁梧,脚上穿一双日本鬼子的马靴。原来,他就是二路军总指挥周保中。”周淑玲介绍,“我当时精神有些紧张,马上向周军长鞠了一个躬。周保中起身,向我摆摆手,说:‘淑玲同志,我代表组织说一件事,请你考虑一下。李铭顺团长30多岁了,他是一员猛将,这一带的日本鬼子、伪军、保安、警察听说他都发抖。我想做你俩的月下老人’。”

  “当时我特别兴奋,能遇上这位抗日英雄是我的福气,但我表面害羞,偷眼看着李铭顺团长。”周淑玲说。后来,两人喜结连理。

  当时,抗战的环境异常艰苦,只能靠野菜、树皮、草根充饥。周淑玲有一个孩子是生在雪地上的,她背着孩子与敌人战斗。由于寒冷和饥饿,不到1岁,孩子就死在了她的怀里。1939年11月,他们接到上级命令,为了保存有生力量,撤到了前苏联那边,此时,整个32团打得只剩下了30多人。

  1941年,德国法西斯大规模入侵苏联,直逼莫斯科。周淑玲和其他中国抗联战士毅然拿起武器,与前苏联军民一道,共同抗击德国法西斯,还参加了列宁格勒保卫战等著名战役。周淑玲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一枚“苏联卫国战争胜利60周年”勋章,告诉记者,这是2005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普京总统授权俄罗斯大使馆官员授予她的。

  1945年日寇即将投降时,远东情报局和东北抗联决定组成特遣队,潜入牡丹江地区,为解放东北打开进军通道。李铭顺等被选为空投特遣队员,8月9日凌晨,从乌苏里斯克军用机场出发,10多分钟以后,飞临牡丹江上空。李铭顺率战友跳伞,同机战友孙曾友由于没有及时打开降落伞包,坠地牺牲,李铭顺和其他战友降落后立即行动,就地发动群众,扩大武装,配合苏军一举解放牡丹江。8月15日,他们终于等到了日本投降的这一天,周淑玲又回到了魂牵梦绕的祖国。

|<< << < 1 2 > >> >>|

(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