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丰红色联播
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时间探析(图)
2020-04-28 10:08:36
作者:郑向东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收藏】
E-mail推荐:
分享到:0
 

    【摘  要】彭湃从日本留学回国后,带着施存统的介绍信到广州找陈独秀。由于彭湃已经远离日本共产主义小组和上海小组,根据党员属地管理要求,陈独秀让谭平山吸收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谭天度证明是在彭湃回海丰县当教育局长之前,瞿秋白在《纪念彭湃同志》里证明时间在中共“一大”召开前,彭湃是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发起人之一。谭平山介绍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是1921年6月中旬。

    【关键词】 彭湃,入党时间

彭湃

    彭湃是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领袖、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党的早期领导人,“八七”会议被选为九名中央政治局委员之一,1929年为革命牺牲,年仅33岁。彭湃加入中国共产党时间出现多种说法,有1921年入党、1922年入党、1923年入党、1924年入党多种不同观点。党史学界现在主流观点认为彭湃是1924年入党,但这一观点不严谨,存在很多疑点,“彭湃1924年入党说”最原始依据是罗绮园和《红旗日报》的《彭湃杨殷两同志事略》一文所说的一句话:“一九二四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其余都是党外人士和后来研究人员的推测,如:陈其尤的听说、陈卓凡和林务农的推测等,证据有限,说服力不强(“彭湃1924年入党说”不成立分析,本文作者另有文章,这里不展开)。而“彭湃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证人证据非常多,包括瞿秋白、陈独秀、张国焘、毛泽东等多位中共早期领导人和高层,还有多个场合说过介绍彭湃入党的谭平山、施存统。本文探析谭平山吸收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

    一、彭湃在日本加入旅日共产主义小组

    1917年,彭湃到日本留学,是东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科的学生,不久加入早大进步学生组织“建设者同盟”,在参加“建设者同盟”的活动中,“因与大杉荣、堺利彦、近藤荣藏等相识”,“建设者同盟”后来改组为“晓民会”。1920年11月,堺利彦组织成立了“Cosmo Club”【1】, 彭湃与杨嗣震等人又加入进去。“晓民会”、“建设者同盟”的成员多来自农村,与农民联系密切,熟悉农民的疾苦,重视对农民问题的研究,强调要到农村去宣传动员农民。彭湃积极参加“建设者同盟”组织的佃农与地主的抗争活动,深受这些活动方式的影响,并经常结合中国农村实际进行思考,提出“中国的革命要依靠农民”的政治主张。彭湃在参加 “建设者同盟”、“晓民会”的活动中与施存统认识。

    施存统是中国共产党最早五位党员之一,1920年6月,与陈独秀、李汉俊、俞秀松等人组织成立上海共产主义小组,不久到日本留学。施存统根据陈独秀指示,与在日本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读书的周佛海组织成立旅日共产主义小组,陈独秀指定施存统为旅日小组的负责人,“我于一九二〇年六月二十日去东京,与周佛海取得联系,成立日本小组,陈独秀来信,指定我为负责人。……”【2】。旅日共产主义小组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发展新成员,施存统在参加日本共产党创始人堺利彦组织的活动中,知道彭湃是一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就把彭湃作为第一个发展加入旅日共产主义小组的对象。1921年3月,施存统“代表留日中国共产党小组和他作过一次长谈,”认识到彭湃“对农民运动的重视比我们任何人都早。”【3】施存统与彭湃就中国革命形势和革命力量等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过后,施存统还把彭湃写的一篇关于呼唤农民革命的文章——《告中国的农民》,推荐给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的刊物《共产党》发表。彭湃的《告中国的农民》以马克思主义观点第一次对中国农村的阶级状况作了深入的分析,指出中国的农民问题就是解决第三、第四阶层农民的问题。农民被残酷剥削的地位,以及农民与地主的阶级利害冲突,是农民发生觉悟的“原动力”,决定了农民具有革命要求,广大农民蕴藏着革命积极性,号召革命同志们走向田间,宣传农民,发起农民革命运动。彭湃这篇文章依据共产主义原理,第一次鲜明地提出了土地革命的问题,为广大农民摆脱压迫剥削提供指南,为中国革命道路开拓新方向。

    1921年5月,施存统发展彭湃加入旅日共产主义小组,同时加入的还有杨嗣震等人。1956年12月,施存统(已改名施复亮)接受党史资料收集访谈,在《中国共产党成立时期的几个问题》讲旅日共产主义小组的事情,两次都讲到曾经吸收彭湃加入党组织。第一次回忆这样说:“一九二一年七月后,东京小组发展到十来个人,其中有彭湃同志,还有一个好象叫杨嗣震,其余的名字已忘。该小组由我负责,小组成员多数是留学预备生。开过二、三次小组会,会议内容已记不清。”第二次回忆谈话说:“小组开始只有我和周佛海两人,后来发展到十余人,现在记起来的有:彭湃、杨嗣震、林孔昭等人。……”【2】吸收彭湃入党后,施存统写信给党的负责人陈独秀报告这件事,并介绍即将回国的彭湃给在广州的陈独秀,他说:“彭湃离开日本回广州时,我曾经帮他写过一封介绍信给陈独秀。那时陈独秀受陈炯明的聘请任广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3】施存统发展彭湃加入旅日共产主义小组是很明确的事情。

    建党时期,由于当时属于初创阶段,人数很少,到中共“一大”召开时全国才几十位党员,入党手续也很简单,没有填“党员登记表”,也没有入党宣誓环节。加入共产主义小组,成为成员有三个关键点,一是对共产主义有信仰追求,二是有加入组织的介绍人或证明人,三是有接收加入的地方共产主义小组。吸收新成员后,介绍人再向陈独秀或李大钊报告发展新成员的情况。张申府介绍周恩来入党的经过就是这样:“同年3月,张申府和刘清扬就介绍周恩来加入了党组织。那时手续很简单,不要写申请报告,也不举行入党仪式。由张申府同周恩来谈一次话,讲一下国内党组织的情况,然后写信报告国内的李大钊、陈独秀就行了。”【4】彭湃对共产主义信仰非常坚定,施存统把彭湃发展进入旅日共产主义小组,再写信给当时党的负责人陈独秀,施存统发展彭湃入党的手续是非常完整的。

    二、陈独秀让谭平山吸收彭湃进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

    彭湃拿着施存统的介绍信到广州找到陈独秀时,陈独秀刚刚帮助谭平山等人建立起广东共产主义小组。1920年12月,陈独秀被陈炯明聘请为广东教育委员会委员长。陈独秀到广州后,宣传马列主义,传播科学与民主等新思潮,并协助谭平山等人建立广东共产主义小组。在陈独秀到广州之前,广州已经有“广东共产党”,是黄凌霜、梁冰弦、区声白等几个无政府主义者建立的组织,无政府主义者坚决反对无产阶级专政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所以退出广东共产党。1921年3月,在陈独秀的帮助下,谭平山、谭植棠、陈公博组建广东共产主义小组【5】,建立起了真正的共产党组织。广东小组最初选举陈独秀为书记,后因陈独秀的工作繁忙,改由谭平山任书记,“组织工作由谭植棠负责,宣传工作由陈公博负责”【6】。小组成立后,决定以《群报》和《劳动与妇女》作为机关刊物,宣传马克思主义,成立“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宣传员养成所”培养干部。参与广东早期建党筹备工作的谭天度回忆说:“一九二一年春,广东共产党组织正式诞生了。鉴于陈独秀等已在上海建立了一个共产党,广东则称为“共产党广东支部”.其成员只有谭平山、陈公博、谭植棠三人,若包括陈独秀才四人。”【7】广东共产主义小组与全国各地和旅日、旅法共产主义小组一样,都在中共“一大”以前成立并发展党员,都是中国共产党的发起组织。党的创始人之一、中共“一大”代表李达回忆确认这个事实:“截至1921年6月为止,共有上海、北京、武汉、长沙、济南、广州、东京、巴黎八个中国共产党发起组。【8】”

    彭湃于5月23日回到海丰,6月初到广州找陈独秀。彭湃回国在广东的广州和海丰,已经远离了日本共产主义小组,也与上海小组相离,根据即将召开的中共“一大”《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9】的要求,从属地管理的角度,陈独秀必须把彭湃安排进入经常活动地区的一个党小组,所以就让谭平山接受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中共“一大”党员谭天度证实了彭湃当时到广州找陈独秀和谭平山的事情:“彭湃同志约在1921年春夏之间到广州见陈独秀”【10】,谭天度又在《关于党组织成立的回忆》里说:“彭湃同志由日本回来时,曾到广州找过谭平山,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党组织的。”【11】

    谭平山介绍彭湃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公认的事实,主张彭湃1924年入党说,以及主张1923年入党说,也都把谭平山作为彭湃的入党介绍人。谭平山也在很多场合说过自己介绍彭湃入党,谭平山曾经对致公党主席陈其尤说过,陈其尤在《帮助彭湃到日本留学》的回忆文章里讲到:“只是在解放后有一次我和谭平山谈及彭湃时,谭说彭湃入党是他介绍的。”【12】中国共产党第一本介绍革命烈士事迹的书是1946年出版的《革命烈士传略》,里面第五个人物就是彭湃,当时负责主编的胡希明就彭湃入党一事,专门问询过谭平山情况,谭平山亲口对他说:“彭湃同志是于一九二一年由我介绍入党的。”胡希明回忆说:“这是谭平山同志亲自跟我讲的。在场的谭平山同志的爱人孙荪荃也亲自听到。”【13】

    彭湃在1921年由谭平山介绍加入共产党是确信无疑之事。那么,“谭平山在1921年的哪个月介绍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呢?”

    三、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是1921年6月

    按照谭天度的回忆,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具体时间有几个时间参照点:一是彭湃从日本留学回来不久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证词如下:“彭湃同志由日本回来时,曾到广州找过谭平山,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加入党组织的。”二是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成立不久,中共“一大”前后,吸收彭湃加入党组织。证词有:“在陈独秀的倡议下,便组成了广东的第一个马克思主义组织一广东共产主义小组。这个小组开始时只有谭平山、谭植棠、陈公博3人,以后到1921年党的一大前后,逐步吸收运动中涌现出来的群众领袖和积极分子,如彭湃、阮啸仙、周其鉴、刘尔崧、张善铭、黄学增、杨殷、杨匏安、王寒烬、梁复然等,组织逐渐扩大。”【14】三是彭湃比谭天度早加入党组织,谭天度于1922年春天加入广东小组,证词在下:“直至1922年春,我才由谭平山介绍正式加入党的组织。”【15】“我入党后,彭湃已在支部参加开会。彭湃也找谭平山研究过工作,后来,他即回海丰县从事农民运动。他在日本时已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对共产主义有认识。”【10】四是彭湃在回家乡海丰县任教育局长前就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根据谭天度在《南粤风云三十年》里的回忆:“彭湃同志约在1921年春夏之间到广州见陈独秀,他一方面接受省教育委员会的任命,充当海丰县教育局长,另方面研究有关开展革命运动等问题。大概他就是在这个时候加入党的。”【10】

    从谭天度的回忆里,我们可以整理出彭湃加入党组织的大概时间。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是在彭湃从日本留学回来不久,在谭天度入党之前,并且是在彭湃任海丰县教育局长之前。彭湃1921年5月23日回到海丰,1921年10月1日任海丰县劝学所(教育局)所长,谭天度是1922年春入党,所以,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时间应该就在6月至9月之间。

    彭湃1921年6月10日到广州见陈独秀,谭天度说是“约在1921年春夏之间到广州见陈独秀”【10】,彭湃在广州一个多月时间,他当时给李春涛写信说:“湃到广州二月,镇日里只向人解说社会主义是主张共产不是主张均产,是主张自由恋爱不是主张公妻。”【16】七月下旬,彭湃回海丰成立“劳动者同情会”,7月30日发表了《劳动者同情会的缘起》【17】,并且一直在海丰组织“劳动者同情会”的活动,期间,还发动郑志云、钟贻谋、李国珍等人在《新海丰》杂志上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彭湃本人也于9月1日在《新海丰》发表《告同胞》等文章。所以,彭湃加入广东共产主义小组的时间应该是在:广州见陈独秀的6月10日到回海丰之前的七月中旬。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郑俊雄:奋力推进海丰老区跨越发展(组图)
·下一篇:无
·郑俊雄:奋力推进海丰老区跨越发展(组图)
·重走红军路 探秘小东门(组图)
·彭伊娜:和澳门一起回归的是人心(组图)
·抗疫有爱 守护家园——深圳市罗湖区翠达社康“抗疫”行动纪实(组图)
·公文袋历险记
·张晓强瞻仰彭湃故居(组图)
·海丰县慰问李国珍烈士亲属(组图)
·古大存与莫雄的生死情谊(组图)
·记红军战斗英雄颜浑(组图)
·东江纵队六支队的王氏四杰(组图)
海丰红宫红场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海丰红宫红场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被授权人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海丰红宫红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