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专题>>红色博览>>《红色年华》(北京红色创意文化发展中心)>>正文
尼联共(毛)的分裂、大选失利及未来政治走向
2014-05-30 15:38:24
作者:王静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论坛 【收藏】 E-mail推荐:

    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激进左翼的代表,也一度是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中最强大的力量,长期团结是其胜利的保证。但是自2006年走上议会斗争道路以来,党内革命派与改良派在继续“武装斗争”还是“议会斗争”,军队合并及土地归属等问题上的分歧不断增大。2012年6月,两派最终分道扬镳:尼联共(毛)副主席也即革命派领袖基兰带走党内1/3力量,宣布重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后文提及该党时简称“尼共(毛)”)。2013年年初,两党又分别召开“七大”并制定了两条对立的“总路线”。在2013年11月19日进行的尼泊尔制宪会议第二次大选中,尼联共(毛)尴尬败北。

    无论尼泊尔革命的最终结局如何,尼联共(毛)的这段历史都必然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个典型案例,值得进行深入研究和分析。

    交出军队和土地突破党内斗争底线——引发分裂

    尼联共(毛)党内改良派与革命派的两条路线斗争由来已久。2011 年8 月尼联共(毛)副主席即党内改良派代表巴特拉伊当选政府总理后,认为形势在朝着有利于自己的一方发展,因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议会斗争进行下去。

    巴特拉伊在极短的时间内促使尼联共(毛)交出了交出武器库钥匙、遣散尼泊尔人民解放军和返还战争期间“侵占”土地的决定,并且在出访印度期间与印度签署了被革命派视为“卖国”的“双边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BIPPA)”。这些政策突破了党内斗争的底线,将尼联共(毛)推向分裂的边缘。

2011年1月22日,尼泊尔看守内阁总理尼帕尔与主要反对党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主席普拉昌达22日在尼南部签署协议,正式将近两万名尼联共(毛主义)武装人员转交给军队整编安置特别委员会监管

    巴特拉伊上台后施行的一系列中间路线政策,使尼联共(毛)的内外环境发生根本性转变:对内,这些政策激化了党内矛盾,加速了党的分裂:对外,尼联共(毛)不断牺牲自己的根本性利益向制宪会议各反对党妥协,但尼泊尔制宪会议的混乱局面没有丝毫改观。巴特
拉伊最终被迫下台。

    2012年4月的第二周,革命派在印度德里的格罗尔巴格酒店秘密集会筹划分裂。该会议的重要议题是,在没有武装力量的支持下分裂是否可行?与会代表判断,在过去的六年间有3000名武装战士并未投降,在大部分武器上缴政府的情况下,仍有不少武器和军火被藏起来,这些训练有素的战士和武器足以支撑一个新党的成立。2012年6月16日到18日,革命派召集75个地区的3000名干部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召开全国会议,宣布与尼联共(毛)决裂以及新党尼共(毛)的成立。该党通过新的党章,选举基兰为新党主席,巴达尔为总书记,高拉夫为书记。新组建的尼共(毛)带走了母党149名中央委员中的45人,原党48个侧翼组织中的36个,至少是尼联共(毛)总体力量的1/3。

    尼共(毛)认为,尼泊尔正在沦为帝国主义和扩张主义的新殖民地,当前尼泊尔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广大人民群众与受到印度保护和支持的国内买办资产阶级以及封建地主之间的矛盾。该党通过的政治文件认为,所谓“普拉昌达路线”是一个错误,而2006 年全面和平协议的签署是对人民、革命和国家利益的背叛。“通过与封建主义、买办和官僚资产阶级的合作和无休止的扯皮无法制定出一部宪法。……无论是制定一部宪法,还是进行另一场选举,都是徒劳的。”

    分裂后两党意识形态进一步分化——两个“七大”和两条“总路线”

    2013年1月9日到12日和2013年2月2日到7日,基兰领导的尼共(毛)和普拉昌达领导的尼联共(毛)分别在加德满都和黑道达召开“七大”。两个“七大”分别为未来两党政治走向定调,因此格外引人瞩目。尼共(毛)强调其党承继自21 年前的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而非尼联共(毛)。分裂之初,革命派将其名称改回“尼共(毛)”,也是想说明自己才是“正统”。普拉昌达领导的尼联共(毛)希望通过“七大”消除分裂造成的不利影响,挽回声誉,证明自身的合法性。如果说分裂之初双方还对合并保留了可能,两个“七大”的召开和两条“总路线”的制定则表明两党在政治路线和意识形态上进一步分化,合并的希望更加渺茫。

    尼联共(毛)在黑道达召开的“七大”,标志着该党由一支革命党向社会民主主义性质的议会党方向跨进了一大步。在此之前曾经有过“春邦会议”和“帕朗达会议”的左右摇摆。2005 年9 月到10 月间的“春邦会议”,是尼联共(毛)向议会党转变的标志性开始。“春邦会议”使尼联共(毛)的政治路线从武装斗争过渡到了和平进程,并为尼联共(毛)与七党联盟于2005 年11 月签订“12 点协议”提供了意识形态依据。“春邦会议”举行时,基兰及其他领导人正被关押在印度监狱中,直到2006 年11 月和平协议签署后才被释放出来。因此,2007 年美国对印度在转化尼泊尔毛派方面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赞赏。而革命派曾多次要求开正式会议对“春邦会议”复议。2010年尼联共(毛)在过喀地区召开的“帕朗达会议”对“春邦会议”的基本理论进行了纠正。尽管存在尖锐对立,革命派和改良派还是达成最低限度的共识,即一旦“和平”和“制宪”进程失败,尼联共(毛)将发动“人民起义”。然而,会议未对“失败”进行明确界定并达成意见统一,这就为后来的分裂埋下了伏笔。

    尼共(毛)的“七大”坚持经典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的理论指导地位,制定了“基于人民战争基础之上的人民起义”总路线。该党着手重建人民军队,恢复武装斗争。大会秘密决定将党的青年侧翼组织、国家志愿者转变成一支军事组织。这次大会形成了以基兰为主席的51名委员组成的新中央委员会,高拉夫留任副主席,巴达尔任总书记,古隆和比普莱普任书记。尼共(毛)“七大”闭幕不久,2013年2月13日党的总书记巴达尔(曾是享有崇高声望的尼泊尔人民解放军最高指挥官)赴尼泊尔武装革命的诞生地春邦庆祝人民战争18周年,并重申党对革命的承诺。目前该党遭到诟病的是党的领导层老龄化问题。该党中央的多数委员年龄偏大,培养新一代接班人的任务急迫。

    尼联共(毛)“七大”抛弃了长期奉行的“持久人民战争道路”路线,将“从新民主主义进入社会主义”替换为“从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在尼联共(毛)“七大”召开前的一次采访中,党的副主席施瑞斯塔将党的新路线定性为一次重要的“对毛泽东主义的背离”,他说,“根据目前国内外的形势,我们判断,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我们会保持共产主义精神,但纲领是社会民主式的,我们将通过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七大的意识形态方针将把‘通过新民主主义革命进入社会主义’修改为‘通过资本主义进入社会主义’。”施瑞斯塔还表示,党将放弃反印立场,并将工作的重心放在“选票”和“席位”上。党必须改变形象,如果不改变就面临被淘汰的危险。

    尽管尼联共(毛)“七大”并没有否定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而是将原指导思想中的“毛泽东主义”替换为“毛泽东思想”,但是路线的转变意味着该党放弃了毛泽东思想中重要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尼联共(毛)在四个方面背离了毛泽东思想:第一,尽管尼泊尔君主制被推翻,但尼泊尔社会尚存大量封建因素,封建根基并未彻底清除,尼联共(毛)归还土地的政策又使新民主主义土地革命的成果面临毁于一旦的危险。尼泊尔新民主主义革命尚未完成,更不用说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国家了。第二,尼联共(毛)放弃新民主主义理论,向“社会民主主义道路”靠近,实际上就是放弃尼泊尔革命和政治的领导权,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甘愿做一支议会在野党。第三,尼联共(毛)放弃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同时,也意味着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对象“帝国主义”(主要是印度和美国及其代理人大会党)的投降,这是对马列毛经典理论的重大偏离。第四,最关键的是,尼联共(毛)交出了军队,放弃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三大法宝中的武装斗争。

    至此,尼联共(毛)的基本路线开始与尼共(联合马列)趋同。尼共(联合马列)也是在议会道路有所成就后,在其“五大”上放弃革命路线的。尼共(联合马列)实际上是民主
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该党前领导人阿迪卡里曾经表示:“仅仅根据卡尔·马克思在一个世纪前的文字来行动将一事无成。但人民认可这个名字(共产党)。我认为改个其他名字也没什么问题,如果在其他国家的话,我们可能就是社会民主党了。”从尼联共(毛)和尼共(联合马列)的例子可以看出,既能长期从事议会斗争,又能保有革命性和阶级性的共产党实属少见。

    除了理论上的重大变化,尼联共(毛)的权力结构也发生重要变化。自分裂以来,由于基兰等党内领导人的离去,该党关键位置出现多处空缺。三位最高领导人在内部权力分配上出现分歧,大会因此推迟开幕。大会最终形成了普拉昌达任主席,巴特拉伊和施瑞斯塔为副主席的三极权力格局。尽管普拉昌达再次当选党主席,但是声望已经大不如前。副主席施瑞斯塔在思想主张上与普拉昌达和巴特拉伊略有不同。例如,普拉昌达和巴特拉伊为了成为议会第一大党,不惜放宽党员的准入尺度,但是施瑞斯塔提出党至少要保留共产主义的名义以及捍卫国家主权独立。尽管一部分党员仍然相信普拉昌达会兑现对未完成革命的承诺,但是大会形成的路线还是令不少党员感到困惑。一些基层党员就一些问题与党内上层发生激烈争执,例如基层党员要求公开博伽蒂—谢尔臣委员会关于上层腐败的调查报告;质疑“普拉昌达路线”的地位;批评某些上层领导的生活方式和资产数额;不同意大会所形成文件中“主要敌人”的缺席(此前,印度、美国和以大会党为代表的资产阶级政党都是党的主要敌人);反对巴特拉伊政府与印度签订的“双边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BIPPA)”;否定巴特拉伊政府的成就;对文件中未提及在人民战争中牺牲的同志和群众表示愤慨;批评“新路线”腐蚀了革命的信用等。有报道称,会后有六名地方委员会委员脱党转入基兰领导的尼共(毛)。

    美国和印度对分裂后两党的态度

    苏联解体后,美国对外政策仍然保有浓重的反共色彩。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政府加大反恐力度,在其公布的“恐怖主义”组织名单上,尼联共(毛)和印共(毛)等共产主义政党赫然在列。2007年小布什在臭名昭著的“共产主义遇难者纪念碑”落成式上的演讲更是将共产主义等同于恐怖主义和法西斯主义。

    尼联共(毛)2006年回归政治主流后,曾多次要求美国将其从全球恐怖主义名单删除,但都遭到拒绝。2010年1月,奥巴马政府任命的驻尼大使斯科特·H. 德利斯强硬表示,虽然毛派在很多方面发生改变并已经跻身尼泊尔政治主流,但只有满足如下几个条件,美国才考虑将其从恐怖主义名单撤销,即:“放弃具有威胁的武装力量(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暴力行为)”,“参与人权进步”,“放弃(共产主义)信仰和观念”,“不组织罢工”等。2012年6月尼联共(毛)发生大分裂,美国对其态度迅速发生改变。2012年9月6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将其从全球恐怖组织名单中去除。美国这一举措使得尼联共(毛)遭美国冻结的所有资产获得解冻,同时美国公民和实体能够在不申请许可证的情况下与该党派实施交易。法新社2012年9月7日报道,尼联共(毛)表示将提升同华盛顿的关系。《尼泊尔电讯报》7日评论认为,美国此举意在诱惑尼联共(毛)一步步靠近“印美轴心”,抵抗中国在尼泊尔的影响力。

    2013年4月,尼共(毛)领导尼泊尔57个政党(最初为33个)联合抵制尼泊尔6月的大选。长期在第三世界国家推行民主政治的前美国总统吉米· 卡特要求政府用暴力镇压尼共(毛):“我希望,基兰领导的革命派如果继续阻止民众参加选举或阻碍大选会遭到逮捕,并因非法活动罪遭受惩罚。”经过七年的议会乱局,尼泊尔革命出现了大幅度的倒退(比如土地和军队问题)。尼共(毛)对资产阶级宪政制度的高度不信任态度,其实代表了很多尼泊尔人民的心声。卡特的表态充分展示了美式宪政制度的实质,即资产阶级专政,尼泊尔人民必须接受资产阶级的政治规则,否则将遭受武力镇压。

    美国及各国大资产阶级面对敌人,一直是善于采取分而治之的大战略。在尼泊尔,自2006年以来,假如尼联共(毛)及尼共(联合马列)能够联手合作,团结统一的左翼共产党势力可能将在议会中占据绝大多数。但是,在美国及印度的安排和期待下,尼共(联合马列)选择和大会党站在一起,大拆尼联共(毛)的“戏台”,这使尼泊尔革命陷入了长期停滞状态。如今尼联共(毛)已经分裂,表明左翼革命力量的进一步削弱。

    二战后,印度继承大英帝国的衣钵,继续在南亚推行扩张主义政策,对尼泊尔实行政治、经济和文化全面控制。该局面并没有随着2006年尼泊尔君主立宪制的终结而结束。不论是尼泊尔制宪会议七年的混乱局面,还是此次尼联共(毛)的分裂,印度都是幕后推手。尼联共(毛)“七大”软化了反印立场,将印度从主要敌人名单上删除,表现出了明显向印度靠拢的倾向。

    与尼联共(毛)相反,尼共(毛)仍然将美国、印度等帝国主义国家视为头号敌人,“反帝”色彩十分浓厚。该党强调,尼泊尔政府一直无所作为,印度扩张主义的干涉力度在尼泊尔全面上升,包括政治经济社会和决策部门。该党于2012年9月5日向当时巴特拉伊领导的政府开出列有70项要求的清单,其中“反印”的内容有:废除1950年尼—印和平友好条约、废除1965年尼印双边安全协定、废除马哈卡里条约、终止印度政府在尼支持的小型发展工程项目等。该党还要求“控制和管理”尼印两国间的无障碍边界,要求印度终止对尼泊尔的“边界侵犯”,未经授权印度安全人员不得进入尼泊尔,禁止印度牌照汽车驶入尼泊尔,禁止印地语和英语的电影、录像及出版物等。此外,尼共(毛)还要求禁止外国对媒体的投资,关闭廓尔喀招募中心以及禁止利用尼泊尔作为反华活动的秘密基地等。

    尼联共(毛)与被列为印度政府头号安全威胁的印共(毛)同气相连,一直是印度政府的大忌惮。2013年5月25日,印共(毛)伏击国大党车队,炸死了恰蒂斯加尔邦国大党头子和邦前内政部长马亨德拉·卡尔马等人(卡尔马曾于2005年组建地方武装“和平行动”,残忍屠杀印共(毛)和普通民众)。普拉昌达给国大党发去唁电,但却对印度政府给印共(毛)贴上“恐怖主义”标签毫无反对。普拉昌达的行为表明急于与印共(毛)划清界限并向印度政府靠拢。

    面对尼联共(毛)“七大”的巨大转变,印度方面表示,尼联共(毛)通过抛弃以前的“人民革命路线”而采取一种“资本主义革命”,对“促进新德里与毛主义的关系有积极重要的影响”。更赞许尼联共(毛)成为了一支实行务实政策的“重实效的力量”。也有印度观察家为尼联共(毛)上层与下层进一步分化表示担忧。还有印度分析人士认为,尼联共(毛)的决定对印共(毛)是很好的示范。2013 年大选失利——尼联共(毛)

    七年议会道路的尴尬败局

    2013年11月19日尼泊尔举行了第二届制宪会议大选,结果如下:第一大党——大会党,获得196席;第二大党——尼共(联合马列),获得175席;第三大党——尼联共(毛),仅获得80席。相较2008年4月尼泊尔第一次制宪会议大选结果(第一大党尼联共(毛)获得229 席,第二大党大会党获得115席,第三大党尼共(联合马列)获得108席),尼联共(毛)堪称惨败。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乌克兰:抗议运动和法西斯
·下一篇:农村干部的一面旗帜——深切怀念史来贺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