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长篇连载>>《麒麟皮下的马脚——话说<话说周氏兄弟>及其他》>>正文
六、鲁迅的骨头是怎么硬的(上)
2013-03-07 16:38:10
作者:冯壮波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论坛 【收藏】 E-mail推荐:

    “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对于鲁迅的评价之一。这个评价,好像是目前“人派”研究家中少有人否定的。看来具有不同价值观的人,也有认识一致的时候。

    鲁迅的骨头是不是硬,并不是谁说出来、吹出来的。吹出来的东西,膨胀得快,消失得快,人们忘记得也快。这么多年来,鲁迅的骨头“公认”是硬的了。但是,当年有人以他不敢骂军阀为由,认为他的骨头是软的,至少认为他的骨头不够硬。不过,鲁迅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说法。这或许对人们认识什么叫硬骨头与什么叫碰硬和如何显示硬骨头有所启迪。

    同是承认鲁迅的骨头硬,理由各有不同。鲁迅的骨头为什么那么硬?毛泽东没有明明白白地说出来,也没有清清楚楚地写出来。在鲁迅去世一周年的时候,他把“政治远见”、“斗争精神”、“牺牲精神”,概括为“鲁迅精神”。这“鲁迅精神”中自然包括着“硬骨头精神”,但是,毕竟还不能单单归结为“硬骨头精神”。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一些文人是很注意鲁迅的“骨头”的。是他们想做一个像鲁迅那样的具有硬骨头的人?还是因为文人中像鲁迅那样具有硬骨头精神的人太少而呼唤像鲁迅那样的人显身?千呼万唤难出来,这样的现状让一些文人很觉得没有面子。于是,钱教授这样的大知识分子对“中国知识分子”终于发怒了,斥责他们说:“中国知识分子总想领导潮流,总要‘得天风气之先’,而实际上是在赶时髦,为虎作伥,充当帮忙与帮闲而不自觉。这里也隐含着对于权力,对于‘专制的狂信’的恐惧,进而在‘从众’心理中寻得平衡,找到为自己辩护的理由。”(《话说周氏兄弟•谈“做梦”——“改造国民性”思想之二》第192页)看!钱教授把中国知识分子都看成什么了!中国知识分子难道就是这么副德行?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的“骨头”怎么能够硬得起来?“中国知识分子”不知道是不是包括钱教授自己。如果包括,那么,他“为虎作伥”到底做了些什么坏事、见不得人的事?或者不便说。钱教授是不是以对“中国知识分子”这样一顿痛痛快快地“骂”为契机,证明自己的觉悟?证明自己从此与“中国知识分子”的“赶时髦”、“为虎作伥”划清了界限?猜不出。不过读过毛泽东的文章的人,大都知道,虽然他说过不少让知识分子很不爱听、听了很受“刺激”的话,但是,把“中国知识分子”与“赶时髦”、与“为虎作伥”等同起来这样的话还闻所未闻。再说,“总想领导潮流”、“总要得天风气之先”的究竟是“中国知识分子”,还是“中国知识分子”中的什么人?这种“肯定一切”的高见,连我这个没有资格称为知识分子的人,也觉得太绝对了。不是知识分子,学不学鲁迅、学好学不好鲁迅,倒也不觉得丢人,我真害怕说不定哪一天,成了知识分子,没有学好鲁迅不说,如果变成了“赶时髦”、“为虎作伥”那样的人,可就无颜见同学、见战友了。

    鲁迅的骨头为什么那么硬,进而,人的骨头怎样才能硬?看看钱教授的理论和给出的答案,很值得玩味。

    1 知识分子与硬骨头

    知识分子,一般是指文化程度比较高的人。高到多么高才配称为知识分子,那不是学术所能够说清楚的。知识的高低与骨头的软硬本来没有必然的关系。既不成正比,也不成反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鲁迅是知识分子,鲁迅的骨头是硬的,于是,知识分子的骨头就成了一个突出的问题。好像知识分子的骨头就应该像鲁迅的骨头那样,是硬的。而有的知识分子,偏偏没有因为有了知识,而骨头就硬了起来,于是,就成了作为知识分子的钱教授评论的话题。特别是关于“中国知识分子”“为虎作伥”的评论,让我看了不但不能解惑,却更加平添了几分疑惑:“中国知识分子”有了知识怎么就都“为虎作伥”?难道他们因为有了知识,就怕虎怕狼,骨头软且不说,还为虎作伥?不知“中国知识分子”听了看了钱教授的评论有何感想。到现在没有见到哪个知识分子有一言半语的辩解,我想,不会是认可钱教授的研究结论吧。

    我本来不是知识分子,也没有谁把我当知识分子,将来有没有可能成为知识分子亦未可知。成了知识分子是不是也要去为虎作伥实在是难说的事。在成为知识分子之前,本来也没有为“中国知识分子”辩护的义务和意思。成了知识分子之后,或许该忙活着为自己的为虎作伥辩护了。现在,只是因为谈鲁迅,谈鲁迅的骨头,而鲁迅偏偏是个知识分子,才不得不谈知识分子与硬骨头的问题。

    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按理说,应该比没有文化、没有知识的人更明白事理、更懂得荣辱廉耻。中国人讲“理直气壮”,懂得理与礼的知识分子,气应该壮。常言说,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气壮了,骨头焉能不硬?不过,这只是一种逻辑推理。诚如钱教授所说,“人要吃饭这是常识”。是的,人不能单靠气活着。懂得这个常识的知识分子,理、荣辱、廉耻在“吃饭”这个常识面前,是不是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倘使如此,“理直气壮”的逻辑对于他们并不实用,也不适用。他们难道因为知识多了,丰富了,有了能够挣到大钱的工作,就变成了酒囊饭袋?

    现在有一句口号,叫做“知识改变命运”。这话是不错的。知识,可以使人从平民变成权贵,可以使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可以使人从地球飞到月球。但是,至少在以前,知识并没有保证人的骨头都硬起来。个中的原因不好一概而论。不过,看得出,具有博士生导师头衔的钱教授很是希望“中国知识分子”的骨头都要硬而不要“为虎作伥”。

    不管怎么说,中国历史上的知识分子中,毕竟出了几个为世代所公认的硬骨头,如屈原、魏徴、文天祥、海瑞等。历史发展到了现在,三十年代出了个鲁迅,至今还在争论。而鲁迅之后,按照钱教授的最新研究,“中国知识分子”的骨头不硬,做不到“威武不能屈”,只知道“明哲保身”也就算了,最让他不能容忍的是“为虎作伥”。由此,我也想到了鲁迅对“中国知识分子”的认识和评论。

    中国现代的知识分子是不是比鲁迅那个时代更堕落,钱教授当然可以有自己独立的见解。

    以狗比喻知识分子中的正人君子,在鲁迅的著作中是有的。他们是不是知道了“人要吃饭,这是常识”才变成了“狗仗人势”的东西,通过为主子“帮忙”以换点饭吃?他们毕竟还没有都下作到“为虎作伥”的程度。虽然“叭儿”相与“为虎作伥”样比一点也不可爱。

    以“为虎作伥”比喻“中国知识分子”,这样的思想、理论,在鲁迅的著作和毛泽东的书里,并没有看到过。

    什么叫“为虎作伥”?作为中文教授肯定知道。对“中国知识分子”这一庞大的社会群体,在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上,是决不应该信口开河、胡乱用词的。借助词典知道,为虎作伥是指为老虎引路的鬼。比喻给坏人做帮凶,为坏人效劳,助长坏人的威势。

    叭儿咬人,并不都全是奉了主子的指令。而“伥”则不同,没有“虎”,他是伤害不了人的。论起胆量,伥实在在“叭儿”之下。以此推论,钱教授口中的“中国知识分子”的骨头没有当年鲁迅笔下的“叭儿”的骨头硬。其实,他们不配用“硬”这个字。因为伥是没有骨头的,何谈软硬?

    伥,自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虎,作恶多端,更是死有余辜。那么,钱教授把谁当成虎了呢?他用的是“直笔”而不是“曲笔”;用的是“钱氏笔法”,而不是“鲁迅笔法”。

    “为虎作伥”这种话,是钱教授在批判并嘲弄毛泽东的“大同世界梦”、“圣人梦”的时候说的。是知识分子“在全民梦想造成的全民族的灾难中”扮演的角色。这就明确告诉了人们:虎者,毛泽东也。毛泽东是虎,知识分子是伥,剩下的就是被老虎吃的“人”了。

    鲁迅曾经在多只老虎的鼻子底下讨生活。如果从组织上说,鲁迅还算袁世凯、段祺瑞这些大老虎手下的一个小喽啰。撤他职的教育总长章先生,据说还有个“老虎总长”的雅号。但是,鲁迅并没有“为虎作伥”的不良记录。相反,他和他的许多知识分子同人,特别是在“3•18”的问题上,还捋了“老虎”的胡子,摸了“老虎”的屁股。鲁迅的不幸也许是与毛泽东共同做起了“阶级斗争梦”,按照钱教授的说法是“大同世界梦”。这叫不叫“为虎作伥”?按照钱教授的理论,应该叫的。鲁迅的幸运是他没有能够活到“七七事变”。鲁迅死后不到一年,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大部。皇军,当然是在中国大地上横行无忌的一只恶虎。也有一些知识分子如鲁迅的二弟、胡适的朋友、著名教授周作人,就投在了皇军的麾下。卖了自由换饭吃。钱教授不但没有说周作人是在“为虎作伥”,反而认为他是反对“专制的狂信”的思想先驱。他也没有说这时候在蒋介石帐下的胡适先生是在“为虎作伥”。而只有投在共产党、毛泽东帐下与毛泽东共同做“大同世界梦”的知识分子是“为虎作伥”。按照钱教授的逻辑,鲁迅至少在形式上有“为虎作伥”的嫌疑。鲁迅最大的幸运是没有活到解放后。因为,按钱教授的理论,活到解放后的鲁迅,“也要屈服”,不得不为“吃饭”而卖掉“自由”。一世英名,将毁于一时。试想,连鲁迅这样的硬骨头,在解放后“也要屈服”,那么,还有谁能够不屈服呢?于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为虎作伥”就是必然的了,也就不算什么大事了,就是可以理解的了,就是可以原谅的了。在毛泽东这只虎面前他们“人人平等”了,都“为虎作伥”了,半斤八两,谁也不比谁高尚。打倒一只虎,解放整批伥,是钱教授为那些曾经“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