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湘南起义
杨得志兄弟参军
2017-04-28 15:41:45
作者:曾广高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1927年,湖南省由唐生智主政。当时长沙至衡阳已基本能通汽车了,但衡阳至韶关段仍没有修通,南北交通不畅,很不利于军队调动。唐生智正与蒋介石展开“宁汉大战”,急于修通这条南北大动脉,以利由南向东迂回,对蒋作战略包围。于是唐生智下令修通衡阳至韶关的公路,由此征集了大批民工挖填路基。

    株洲南阳桥三望村有一对兄弟叫杨海堂、杨敬堂,他们的父亲是铁匠,但养不活一家人。1926年夏天,兄弟俩一起来到衡阳,帮唐生智修公路。先在东洋渡干活,随着工程进度南移,1927年底,他们到了一个叫板子楼的地方,他们村里一起来修路的有30多人。

    1928年2月的一天,细雨霏霏,工头匆匆忙忙来到工棚,对大家说:各位兄弟,南边打大仗了,马上要打到这里来,枪子不长眼,大家赶紧回家吧!

    民工们一听,急了,老板还没给我们工钱呢,我们怎么回去呀?

    工头说,老板早跑了,他发下话,给每个工友27斤米。

    杨海堂一听,火了。什么?一年的辛苫,就抵27斤米?我们回家怎么生活?一家老小喝西北风?

    工头说,我也没法子,老板就开的这个条件,给大家作盘费,愿意回家的回家,不回家的,去别处也听便,老板赔了,谁来管这事。大家听便吧!

    民工们怒火冲天,可老板、工程师、监工都早开溜了,能有什么办法呢?大家恨得咬牙巴骨。这年杨海堂已有22岁,他的弟弟杨敬堂才17岁,兄弟俩回家,不说没有给家里带回一点钱物,反而带回两张嘴巴,家徒四壁,连自己吃饭都成困难,这54斤米,不够兄弟俩吃半个月呢。

    “我昨天就听说南边郴州那边来了工农革命军,是帮穷人打仗的。还不如当兵去,起码这个嘴巴不会挨饿吧?”海堂的弟弟敬堂说。

    “当兵去,可不是好玩的,枪子不长眼,说不定哪一天打仗,‘啪’的一枪就完蛋了。去不得。”有个胆小的民工说。

    “我觉得也是条路,当兵吃粮,就为了活条命,现在不被打死,回家就会饿死。饿死不如被打死,打死来得痛快。”人群中也有人说。

    杨敬堂笑道:“枪子专打胆小的,不打胆大的。你要是怕死,说不定真的会死,你要是不怕死,那枪子就会转弯,打不着你。说不定还能当将军呢!”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起来。笑声是短暂的,人们回到严竣的现实生活中,板棚缝隙中北风呼呼往里灌,寒气逼人。外面阴雨连绵,30来个同村兄弟困在这总不是个办法,可谁也没有更好的主意。

    海堂说:“我弟弟说得对,我看只有当兵才是我们活下去的唯一路子,我们30多个兄弟一起当兵去,互相有个照应,先活下来再说。去年我们那里搞农民运动,共产党的主张好,给我们农民撑腰,这是大家都晓得的,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地主老财们就翻了天。既然来的是工农革命军,我们农民也有份。当兵去!有了枪,老子回老家就打他娘的地主老财,出口恶气!”

    “对呀!有了枪就不怕了,有了枪,回来打他娘的老板,让他把工钱补够,要不然,一枪就嘣了他。”

    “参军去!”

    “要得,参军去!”

    ……

    于是,三望村的30多位民工,一起带上简单的行李,沿着湘粤古道南行,走到栖凤渡,正遇上朱德的工农革命军,他们集体参加了革命队伍。哥哥杨海堂说:“弟弟,我们改个名字吧。我们这可是造反,抓到了要砍头坐牢的,改个名字,免得连累老爸老妈。以后,我们如果活下来,回了家,再改回来就是。”

    “行,你说怎么改吧?”敬堂爽快地说。

&nb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朱毛会师的开路总指挥——曾木斋
·下一篇:无
·曹元成:杨得志突破乌江天险
·特稿:杨得志突破乌江天险
·杨得志上将之子杨建华:像革命前辈那样坚定信仰
·黄领: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少将参观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组图)
·特稿: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少将参观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组图)
·杨得志之子杨建华少将参观安源路矿工人运动纪念馆(组图)
·杨得志:出师大捷—— 回忆平型关之战
·杨得志之子杨建华瞻仰周恩来纪念馆(组图)
·杨得志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活动在株洲举行
·特稿:《杨得志回忆录》(配乐演播版)出版发行
宜章红色旅游版权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宜章红色旅游”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宜章红色旅游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js88@vip.sina.com